共享货源网 |微商货源网共享货源网提供一手微商货源产品代理加盟,微商怎么找一手货源?来共享货源网!客服QQ:99625814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微商论坛 > 微商问答 > 发国难财的黑心微商,你良心何在?
温馨提示:投资有风险,共享货源网提示多做项目考察!
发国难财的黑心微商,你良心何在?
更新时间: 2020-09-05 10:00 作者: 共享货源网 点击次数: 
橙子女鞋代工厂(6号客服)

信息来源:共享货源APP 

质量保障:所有工厂均由平台严格把控,放心下单

货源说明:商家每日上新数十万款,好货源源不断

最近看到一个消息。

 

目前,全球已经有6种新冠疫苗,处于三期临床试验阶段。

 

其中3种来源于中国。

 

不过,还都只是研发阶段。到投入市场使用,张文宏教授说:

 

“最早也要明年3月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可没多久,市场居然冒出了卖疫苗的微商

 

没错,卖新冠疫苗!

 

有微商在朋友圈开卖。

 

“需要疫苗就联系我,可做出口。产量低需排队。”

 

为加强可信度,还故弄玄虚说,“9月2日就正式上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这位微商的“新冠疫苗”是黄盒装。

 

胆子也真肥。

 

产商贴“北京科威生物技术有限公司”。

所谓疫苗被称为“克尔来福新型冠状病毒灭活疫苗”。

 

包装盒上还有条形码。

乍看之下,很能唬人。

        

但一扫码,结果是:未找到相关商品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

也就是说,市场无此商品。

 

但不合法、不合规的东西,微商居然堂而皇之地,在朋友圈贩卖。

 

黑心微商不止这一个人。

 

在某微信群里,另一个微商也发动宣传:

 

“新冠疫苗上市啦。498元一支,得共打3支。”

 

“医护人员可以提前打,差不多到年底就能普及。”

 

卖的是蓝盒装。

产商是: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谎言编的一套一套。指不定还真有人信了。

 

随后记者联系两个生产商,问情况是否属实。

 

结果是:NO。

 

各国疫苗都只是研发阶段。凡是说疫苗已经投入市场的,皆为谣言。

 

这有一些令人细思极恐的地方。

 

假疫苗是从哪来的?

厂商是谁?

有没有人真的注射了假疫苗?

注射之后,如果暴露在病毒面前,会不会导致本可以避免的悲剧?

 

所以,哪是卖个假药这么简单,这简直就是在谋财害命!

 

2

 

疫情之下,英雄人物辈出。但投机倒把的人,也层出不穷。

 

他们打着救命的幌子,却疯狂“谋财害命”。

 

今年2月,在苏州,有一对父子合谋卖假口罩。

 

疫情之前,他们开的是劳保用品批发店。

 

疫情之后,看见倒卖口罩能赚钱,立刻转行卖口罩。

 

没有真货,只卖假的。因为利润高。

    

在郑州,有市民在网上购买一批口罩。

 

他准备捐给抗疫一线。

 

但发现口罩不太对劲,送到相关部门检测。

 

检测结果,假口罩!

 

没有生产厂家。

没有生产日期。

没有质量标准。

非常薄,稍微用力就能撕破。

根本无法起到防护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

民警说,如此低劣的口罩,成本最多的1毛钱。

 

但低劣就低劣吧,包装盒还印有2个大字:医用。 

        

将这种口罩用于抗疫,后果可想而知。

 

准确说,武汉封城期间,假口罩是泛滥成灾。

 

某男子销售假口罩58万余只。

 

口罩销往京、津、翼三地。涉案600万余元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甚至,某知名药店连锁店,也干起贩卖假口罩的勾当。

 

销售50万余只假口罩。

涉案420万元。

        

2月20日,武汉封城不足一个月,公安就已侦破459起销售假劣防护物资案。

 

2500万口罩被查扣。

 

已流入市场的,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    

在疫情期间,主编曾捐款一万现金给武汉医院。

 

我问,“捐物资是不是会更好一些?”

 

主编说,“现在假口罩太多了,不好辨别。万一买到假货,岂不是害惨了防疫工作人员?”

 

现在回想,不禁感慨。

 

人无高低贵贱,却有善恶之分。

 

面对国家有难,有人是“匹夫有责”,有人却是利欲熏心——“赶快发国难财!”

3

 

说到发国难财,无耻之徒,不胜枚举。

 

2月份,在山东临沂,一辆汽车被民警拦下检查。

 

司机说,学校从供货商定了10箱消毒液,自己负责配送。

 

打开一看,确实是“84消毒液”。

        

可民警再仔细一查,发现是假的。

 

10箱消毒液全是假货。

 

闻起来有淡淡的消毒液味,但成分基本都是水。

        

更有黑心商家,居然将假消毒水卖给基层防疫人员。

 

据媒体报道,杨某、桂某购买了30.7吨消毒液做生意。

 

但他们发现货不对板,质量根本不合格。

 

两人遂起黑心。

 

将其中12吨的“84消毒液”,倒卖给湖北防疫指挥部。

        

与此同时,也有人卖假洗手液。

        

有人卖假防护服。

 

据报道,3月份,沈阳公安破获一起案件。

 

生产销售假防护服。

涉案金额高达2100万余元。

且假防护服已销售全国23个省市区。

        

甚至还卖假药。

 

明明连销售药品的资质都没有,但他们就是敢吆喝:

 

“我有预防新冠的药,280元一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

有个律师整理了一份资料。

上面是一些发疫情横财的公司名单。

 

——某公司通过发布“抗新冠病毒”广告,被罚款100万。

——某诊所通过微信群,售卖“预防新冠病毒”的药物,被罚10万元。

——某公司虚假宣传“预防新冠”药物,被罚200万元。

        

国难当头,趁火打劫的风气,甚嚣尘上。

4

如果只是在特殊情况下,才冒出这么多黑商家、黑厂家。

 

一定程度上,我也能理解。

 

毕竟人类再进化一万年,也还是会有恶人。

 

但黑商泛滥,真是“某个时期”的独有现象吗?

 

不是。

 

我曾质问一个无良微商:“骗别人钱,你就没点愧疚吗?”

 

她说:“没办法啊,行业都这个样!”

 

是的,理直气壮。

 

我当时很震惊,做坏事怎么可以一丝愧疚感都没?

 

经历更多世事之后,我才知道,这就是平庸之恶。

 

就像刘瑜所言,当一个恶行的链条足够漫长,长到处在这个链条每一个环节的人,都看不到这个链条的全貌时。这链条上的每个人,都有理由觉得自己无辜。

 

卖假口罩的药店,会觉得自己在“跟风”而已。

 

算不上什么大错。

 

卖假新冠疫苗的微商,会认为自己只是在养家糊口。

 

如果你去质疑,指不定他也反驳说——行业都这样,我还赚不赚钱?

 

可是,他们真的无辜吗?

 

雪崩时,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。

 

疫情爆发以来,多少人,多少医护,就因为这些假劣防疫物资,置身于危险之中。

 

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,那个叫徐惠连的医生。

 

她曾讲到一件极可怕的事。

 

在武汉抗疫时,有一名女患者缺氧厉害,在床上大喊大叫。还扯掉了自己的吸氧面罩。

 

徐惠连准备凑近她。

 

但靠近之后,女患者的手,突然就紧紧拽住医生的防护服不放。

 

场面十分危急。

 

因为新冠感染性极强。

 

万一防护服被撕破,或滑脱,医护人员就会职业暴露。感染风险暴增。

 

而令人心寒的就在这。

 

疫情凶猛。

病毒肆虐。

 

医护人员在和死神抢人,黑商家却倒卖假劣防护物资发财。

 

他们卖给医护人员的,也是4毛钱成本的、毫无防护作用的假口罩。

 

让白衣天使用这种口罩挡病毒,这不是把他们往火坑里推吗?

 

看看湖北确诊数据吧。

 

6万多人确诊肺炎。

4千多人因此离世。

 

其中,医护人员感染超过3000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这背后的凶手,不是别人,就是这些发国难财的人。

 

曾听过一句话:没有良知的人是不会痛苦的。

 

而我希望,这篇文章可以唤起某些人的痛感。

 

走出平庸之恶,去看看病毒的凶猛,以及防疫医务人员的艰苦。

 

去想一想假口罩、假疫苗是怎么杀人于无形的。

 

前方,白衣将士不顾生死。

后方,你们谋财害命。

 

生死一线,医护人员争分夺秒,和死神抢时间。

安全区,你们想方设法,从他们身上获利。

做个人吧。

 

人无良知,与禽兽何异?!

 

大难之前,尤见人心,希望每个人,都能问心无愧。

 

也希望执法机构,能加强监督,将所有无良商家绳之以法。

在线
咨询
在线
留言
关注
微信
APP下载
返回
顶部